ZzZzZzZzED、

【哥谭Gotham】金鱼(丑蝙Jerome/Bruce,R,一发完)

箫韶九成:

【2018-01-27 21:40】


说明:一场误会引起的惩罚,而这场误会的最大炮灰怕是谜语人先生。

灵感来源:《秘书 Secretary (2002)》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307490/ 主要是里面S和M之间的情感地位,还有那个……打女仆的屁股!



警示:特殊性癖,打屁股,M!Jerome/S!Bruce




换链接了,见图3https://weibo.com/5013570122/G4hIstsEv?from=page_1005055013570122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19276874267



【哥谭】坏根

叶修饲主苏沐秋:

最近重温哥谭,被杰罗姆和小少爷萌得不要不要的


只可惜粮太少了,无奈之下只能自割腿肉


没什么情节的,人物也很OOC,只想表达他们对对方都是智齿一样的存在吧,疼痛也意味着成长


——————————————————————————————




布鲁斯最近长智齿了,右腮处的智齿慢慢地就长到了闹得他寝食难安的地步。


起初布鲁斯只是觉得牙龈处有些酸疼,伸着舌头舔一舔只感觉到有个凸起,不觉得疼痛反而觉得有些好玩,当时只以为是又长牙所以没放在心上,谁知道竟然闹到了这种地步。


原谅他吧,一个过早失去双亲的少年尽管坐拥哥谭市的亿万家财,可到了生活中的小事上,他也只是一个孩子,更何况,急于证明自己长大的他并不愿意时时刻刻都向阿尔弗雷德寻求帮助和答案。


就好像面对那个人一样,小心翼翼地舔着那颗智齿的布鲁斯脑中不由得浮现了那个人的身影,令哥谭警局头疼的危险犯罪分子,全哥谭人民公认的疯子,阿卡姆的常驻人士。曾经给布鲁斯带来痛苦,也曾经给他带来快乐。


 


 


布鲁斯诧异于他居然记得对方带给他的快乐时光,虽然那只是几场马戏团演出。


那个时候他失去了父母,阿尔弗雷德看他整天郁郁,怕他出事,不由分说地带着他去马戏团看演出。


布鲁斯从没有踏足过那种混乱喧闹的地方。


他姓韦恩,他的出身就决定了他的一切。


在被观众们的劣质土烟卷呛到泪流后,布鲁斯趁着阿尔弗雷德不注意的功夫偷偷跑了出去。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遇见杰罗姆的,一个马戏团里的小魔术师,在饶有兴趣地看着布鲁斯咳出眼泪的后伸手变出一方素白的手帕递给他,还不忘调侃,“我亲爱的小王子,不介意的话请用这擦去你珍贵的眼泪。”


布鲁斯羞恼地拿过手帕,一边擦一边小声地道谢。


杰罗姆比他大了几岁,长相英俊,话语甜蜜,他总能说一些天马行空匪夷所思的故事来吸引布鲁斯的注意,收获对方或欢欣或紧张的表情。


那个时候的布鲁斯还太天真了,天真地以为友情能够跨越地位层级永远持续,天真地以为别人的善意都是发自内心,天真地因为别人对自己好而他也捧出一颗心去回应。


直到杰罗姆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颈间的疼痛才让他恍然大悟地发觉自己从来都不曾真正了解过对方。


他不知道为什么杰罗姆会性情大变?


他不知道杰罗姆想杀他时会不会动摇信念?


他不知道杰罗姆多次越狱对他执迷不悟是出于什么情感?


就如同他不知道为什么逃亡的杰罗姆在最近一次被哥谭警方逮捕前将他堵在了小巷子里。


难得没有阿尔弗雷德跟随的少年好巧不巧地落入了某个狩猎者手里,在杰罗姆的手抚上布鲁斯白皙的颈项时,布鲁斯一度认为他会死在对方手上,出乎布鲁斯意料的是,杰罗姆并不用力,只是缓慢轻柔的抚摸着,然后低头给了他一个深吻。


布鲁斯惊诧过后开始了剧烈的挣扎,杰罗姆很是不满他的反抗,杰罗姆一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一边用轻柔得哄骗幼童的语调在他耳边低喃,“布鲁西宝贝,我希望你能乖一点,否则我不能保证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说完,杰罗姆用自己下身蹭了蹭自己身前的小男孩。


当时布鲁斯只感觉有硬物抵在了自己腹部,他以为对方带了枪,布鲁斯看着对方森白的牙走神地想,要杀我不需要用枪,你难道不会直接咬死我么?


但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布鲁斯还是放弃了反抗,乖顺地接受了杰罗姆的吻,甚至还接受了事后杰罗姆对他“小处男”的评价。


后来,他才从书本上了解到一些更深层次的生理知识,意识到对方或许没有带枪只是唬他玩,毕竟,谁能相信一个犯罪分子的话呢。


陷入回想的布鲁斯觉得自己脸烧得厉害,再用舌头去舔那颗智齿没有了一开始好奇的心情,只有烦闷。


谁让那颗牙齿是坏的呢,一开始就是长错了地方,所以一切都是错的,尽早拔除才是正事。


布鲁斯一边想一边决定明早就要阿尔弗雷德带他去看牙医把智齿拔了。


只是下定决心后的布鲁斯内心有个角落在叹息,如果忘掉那个人和拔智齿一样轻易就好了。


 


 


 


布鲁斯不知道的是,阿卡姆里的杰罗姆最近也长智齿,他的智齿较他年龄来说也来得太晚了,就像爱情到来的脚步也确实是慢了一拍。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智齿也好,爱情也好,来或不来,他都是那个疯狂冷血的杰罗姆。


杰罗姆在意识到智齿蛮横生长的时候就直接靠着桌角磕掉了那颗长坏的牙,他看也不看就把掉落下来的那颗牙随手丢到角落里,然后啐了一口把嘴里的血水吐尽。


对他来说,智齿没什么大不了的,杰罗姆毫不在意地想,可是,他脑中有个微弱的声音在祈祷,只希望我的布鲁西小宝贝别遭这种罪……



深海小丑:

画一画AvX余波里的狼队。我特别喜欢射射故意激老狼杀死自己这段。

在斯科特的计划里,他自己的感受与想法、那些致使他想要结果自己性命的一切都会不声不响地随他遁入尘土,重要的是公义的冠冕得以留存。人们只会知道他殉道而死,不知道他是如何筋疲力尽。

sw:

今晚的涂鸦……(就不废话先滚去睡了)


〔癌白〕Pocky Game

苛性人類:

<<只有亲亲摸摸没有肉!!
< <<私设自由作家癌×职员白
<<祝磕糖愉快



┅┅┅┅┅┅┅┅┅┅┅┅┅┅┅┅



――“pocky game的规则很简单,两人各咬住Pocky一头,同时开始吃Pocky,直到任何一方松口或者Pocky断了,这时停止,哪一方嘴里的Pocky长就算赢。”



┅┅┅┅┅┅┅┅┅┅┅┅┅┅┅┅



今天的癌细胞不太对劲――在听到自己的恋人提出玩pocky game的要求后,白血球想道。



他知道自己属于比较愚钝的人,所以当自己开始意识到事态不太对时已经迟了,癌细胞似乎把事情推到一个诡异的阶段了。



“规则知道了后就开始吧!”癌细胞一副十分积极的模样,他熟练地拆开pocky的包装,挑出纤长的其中一根来,将有巧克力酱的一边浅浅戳进白血球的嘴中。



好甜。



面对突然进口的pocky,这是白血球的第一个想法。



他平时不太吃甜食,也并不是说不喜欢什么的,只是接触不到甜食就不会有想要吃的愿望。就像没有与癌细胞在一起前,白血球也不会有想要拥有爱情的强烈愿望。



癌细胞冲自己笑笑后含住了另一段,并向这边缓慢移动着,白血球这才意识过来接下来该做什么,他学着癌细胞的模样用牙齿僵硬咬碎pocky。



一根pocky有多长?白血球不清楚 他只知道这个不妙的距离此刻还在急速缩短。



他开始能听见癌细胞与自己小口咬碎pocky的声音,能感受到恋人呼出的热气打在自己的脸上,自己面颊的温度正在陡升,还有加剧的双人份心跳更如鼓点般跃动着。



再这样下去可不妙,白血球想要快点结束游戏,但这根pocky此时又显得太长,或者说时间流动得太慢,这场闹剧还要继续逗弄他们的心脏好一阵子才肯乖乖收场。



为什么癌今天要玩这个游戏呢?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白血球在脑中这样发问道。



今天是公司难得的休假,他已经连续加班了一个月,这样的休假最好的安排就是在家里睡得昏天黑地,癌也是这么说的,所以他们没有安排任何出行。



但这和pocky game有什么关系?白血球仍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的因果。



突然,白血球听到十分清脆的“咔嚓”一声――pocky断了。



“啊,断了。”癌细胞失望地耸耸肩。



白血球松了口气,但内心却又有些难以察觉的失落。



“看起来是我的这边的pocky比较长呢!那白血球先生输啦,要接受惩罚。”



“惩罚是什…”



白血球的疑问还未完全脱口而出,就感受到一股力量突然朝他重重压来,接踵而至的是嘴唇上的压迫感,癌细胞正在掠夺着他的嘴唇,搜刮他口腔,吮吸他的舌根。



白血球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了,这是久违的深吻,还带着pocky上巧克力酱的甜腻味道。



在过去的一个月他都忙于加班忙于工作,所有的亲吻都是蜻蜓点水,他几乎都快忘了这是什么感觉了。



白血球把手搭在癌细胞的后颈上,两人的嘴唇分开后在嘴边拉出长长的银丝,二人的脸上都渲染出了一层绯红。



“我最喜欢白血球先生了。”癌细胞凝视着白血球。



“想跟白血球先生一直――一直待在一起,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还想看见白血球先生所有样子,是这样的喜欢!”



“嗯,我知道。”白血球点了点头,“…我也是。”



“能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好开心啊。”癌细胞欣喜地说着,离开了白血球的身体。



不继续下去吗?白血球并没有将疑问说出口,因为他看见癌细胞拿了一根新的pocky。



“游戏还没结束呢。”癌细胞将新的pocky塞进白血球嘴里,“我们继续吧。”



白血球不知所措地看着癌细胞继续咬碎pocky,不得不也跟着继续这个机械的动作,二人的距离再次迅速缩短。



这次的空气似乎比上次更加粘腻浓稠,pocky的长度缩短的也越来越快,就像他们的心跳一次比一次更加剧烈一样。



白血球觉得二人的嘴唇快要碰到了一起,但很快这个现实就要变成“他们的嘴唇的确紧实地贴在了一起。”



事实证明白血球的预想是正确的。



pocky的长度越紧促,癌细胞啃噬的速度就越快,直到白细胞的预想变成现实。



又是一次深吻。白血球甚至觉得刚才嘴唇上癌细胞的温度还没有退散,新的一轮温度就覆盖了上来。



空气中好似被掺了蜜般,二人舌头交缠的动作都要变得更加缓慢又激烈,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成为引爆白血球脑中炸弹的导火索。



那根短短的pocky已经被癌细胞吞下肚中,而看起来,接着他就要将白血球也囫囵吞下了。



但是没有,癌细胞又离开了白血球的嘴唇。



“白血球先生的工作很辛苦,我理解的!”癌细胞抚摸着白血球的脸说道,“每天都要熬夜做完数不尽的文件,睡眠不足。但是还要不停地加把劲。”



“因为白血球先生是个责任感很强又很温柔的人。”癌细胞撩起了白血球那挡住右眼的头发,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白血球的双眼,好似要把白血球吞进眼睛里,“我就是因为这一点而喜欢上你的,但是也因为这一点,我看的很心焦。”



“对不起……我不应该因为这点而忽视你。”白血球想要撇开双眼,但是眼神也被癌细胞的眼睛牢牢吸引着而无法挪动半寸。



“不是这种问题!”癌细胞的情绪似乎一下起了波动,抬起白血球脸颊的双手也加了几道力气。



白血球产生了更多的疑惑。看见白血球充满疑问的深情,癌细胞气得再次吻住白血球的嘴唇。



“白血球先生应该要更加珍惜自己!”结束了这个漫长的亲吻后,癌细胞说道。



“工作什么的,实在做不来该推就推!也不要一个人揽下所有的责任!该休息的时候就好好睡觉!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啊白血球先生!”



他的神色十分肃穆,正是这样认真的神色让白血球更加不知所措。



他突然觉得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覆盖到了眼睛上,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的恋人正在亲吻自己的黑眼圈。



“谢谢……”白血球不知所措地支吾道,“你这么关心我,我还真有点不太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然是管理好自己的身体啊…”癌细胞抚摸着白血球的脊背,“我还有好多好多事想跟白血球做,好多话想对你说呢。我不允许在那之前你搞坏自己的身体。”



“嗯,我会做到的。”



听到了白血球的答复,癌细胞松开了手,再度离开了白血球。



这是还要来一次的意思吗?



“这就是最后一次。”癌细胞抽出一个pocky,仍然将有巧克力酱的部分塞到白血球嘴里。



pocky的长度再次急速缩短,终于在某个时间点,伴随着咔嚓一声。



“啊啊――又是白血球先生输了呢。”



癌细胞这么说着,把白血球推倒在了床上。



┅┅┅Fin┅┅┅┅



碎碎念:


想写他们的pocky game很久了!!!小情侣就该玩pocky!!!(ni


虽然写的很垃圾!!但是自我满足了!!很开心!!


没有肉!不会写肉!但是小情侣光是亲亲抱抱就甜到暴毙!!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祝你生活如意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