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zZzZzED、

从辰:

懂得让我微笑的人,

没有谁比你更有天分。

日常安利Rekkles的20题

从辰:


0. Martin "Rekkles" Larsson


1. Fnatic的ADC


2. 金发碧眼的瑞典人


3. 小时候足球踢得很好,还拿过羽毛球的奖项。


4. 但是十三岁时伤到了膝盖, 因此开始接触英雄联盟


5. 很早就被发掘职业天赋,Fnatic不惜花大量时间培养他,等待他到达可以上场的最低注册年龄


6. 十七岁时成为Fnatic Rekkles


7. 欧洲赛区最年轻的选手之一,Fnatic里所有人的弟弟


8. Riot官方选手排名的顶尖选手之一,世界级的ADC


9. 2014常规赛上取得了击杀次数第一的成就


10. 2014常规赛上创下死亡次数最低的记录,并且至今未被打破


11. 2014世界赛上豪取五杀


12. 与YellowStar被誉为欧洲最强下路


13. 数次转会无损他的身价,最后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14. LCS赛区里第一个打上韩服钻一的选手


15. S5和Reignover一起走到了四强的位置


16. 半决赛败北后两个人都哭了


17. 对Reignover的评价是“可爱的人,会做很多可爱的事情”


18. 和Reignover的CP被成为双Re


19. 2016全明星上1v1对战Reignover的诺手,赢了


20. 比赛结束后po了合照,附注是“❤”






















【双re】重感冒的传播方式

从辰:

Rekkles/Reignover


时间线:2016全明星
我写过最酣畅淋漓的纯肉没有之一




不老歌


网盘




martin说的“godnatt älskling”是瑞典语“晚安宝贝”的意思。




双Re一直走的是卿卿我我黏黏糊糊旁若无人大放光明的路线








熔岩蛋糕长这样,我能想出这个比喻就证明我已经非常堕落了。我为什么没有趁机写个rimming!为什么没有让martin从内到外的舔化他!啊!懊悔!痛苦!扼腕!


“草莓味儿的哟。”







Martin每年都会和家人一起做烘焙,拿甜点调情也算合情合理







Jankos发推调戏Martin“这个认真的表情都快把我看硬了”。







不介意蹭肉介意Ky,求推赞评让我卖安利卖的更有动力一点吧。

蒹葭:

君明大旗
cr:皇族电子竞技俱乐部
现在都是这么gay的吗QAQ

Y.Y:


三周年🎉🎂❤

愿未来花路依旧🐯❤

【doublelift/biofrost架空】This war of mine

BOT!Doublelift:

This war of mine 这是我们的战争


有轻微aphromoo/doublelift 战争背景架空 虐 慎入 


正文


Vincent part


你整夜没有睡好,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你从昏昏沉沉中睁开眼睛。


天蒙蒙亮的时候,你听到Peter推开家门的声音,你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地。“家门”,这个词让你有些感慨。


随着一阵脚步声,他走下了地窖,好像卷来了一阵初冬的风雪。你瑟缩了一下但还是忍不住微笑起来。


你身边的床垫稍稍陷下去了一些,然后他不管不顾地掀开了毯子,冻僵的身体像八爪鱼一样搂住了你,他嘴里嘟囔着“好冷好冷”把脑袋靠在你的颈窝上,好像你是个大号的暖炉。


“我们得先吃点东西再睡。”你说,但你并没有起身,而是转过身去钻进他的怀里,他顺势在你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反正这样的冬季,白天总是过于寒冷而漫长,多在床上赖一会儿并不是什么坏事。


“我今天找到了很多好东西。”Peter说,语气里带着点自豪,“哦,还有,我还帮助了个小姑娘,我把一捆绷带给了她,她的妈妈受伤了。”


“咖啡?”你建议道。他点了点头。


你爬起来煮咖啡。在当今的世道,咖啡算是奢侈品了,但Peter每次外出时都会带回来那么一小罐。这大概就是他的本事了。


你从后院铲了积雪放在炉子上融化,并且在笔记本上的四根竖线中间划上一根横线。围城至今已经两个月了。接着你到捕鼠笼前看了看,天太冷了,今天并没有什么收获,屋里种着的那点儿蔬菜也青黄不接地长着。你打开Peter的背包,清点今天的战利品:四个罐头,这可以让你们勉强撑两天,一块冻肉,一捆柴禾,一些金属部件,用于修补楼上那架破钢琴。


你用滤网过滤了雪水,冲了速溶咖啡,并加热了罐头,然后下楼去叫Peter。


“你居然还记得我是音乐系的学生。”你和Peter坐在破破烂烂的长沙发上,一边吃罐头一边喝咖啡,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


“我们需要一点——叫啥来着——”他说,“精神文明建设。”


Peter总能把你逗笑。


你第一次遇到他,更正,第一次捡到他的时候,却是另一番光景:他喝的酩酊大醉,倒在一幢寂静的小屋前院的垃圾堆里,小屋里有一对死去的老夫妇,冰箱与药箱里有充足的物资,而他却丝毫未动,仿佛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动力。


你犹豫了很久,踉踉跄跄地把他拖回了自己的庇护所。你现在回忆起来,可能是独自一人求生太艰难,也太寂寞了。两个人的话,至少有办法熬过无法出门的漫漫长日。


“是啊……”你说道,“我真的恨那些狙击手,他们杀了我所有的同伴。”


你往用木板封死的窗户方向看了一眼。那是“狙击中心”的方向。围城开始后,那座一直在建的办公大楼,侥幸躲过了轰炸,耸立在城市的正中央,成为了叛军狙击手的据点,残忍地屠杀着城里的平民,你最初的同伴几乎都死于它的手下。因为它的存在,白天出门成为了极其危险的行为,就连夜里都要格外小心。但最近似乎不再有枪声,也许是所有的幸存者都已经学会了求生之道——如果还有幸存者的话。


Peter摩挲着手里的咖啡杯,沉默了一会儿,说:“但你活着。”


“我只是幸运。”是的,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多半要依仗上天的眷顾,有许多比你更强壮,更聪明的人,或死于狙击,或死于饥饿,或死于,自相残杀。


“别担心,”Peter换上一副调侃的语气,“我们肯定可以活到战争结束的。对了,假如战争结束了,你会先做什么?”


“嗯……我会先祷告吧。”你很认真地回答道,“感谢上帝……”


“感谢上帝让你有了我这么优秀的同伴。”Peter嬉皮笑脸地欺身上来搂着你。


你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反讽道:“对啊对啊,在战争结束的那一刻,我肯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他因为你的反应哈哈大笑:“我倒不是要求什么,但还是谢谢你想到我哦。”


你在思考这个人的脸皮可不可以用来补窗。


你们上楼修了钢琴。当你再次坐在钢琴前的时候,你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战争爆发的前一天,你也是这样坐在钢琴前,给导师弹着这首《river flows in you》,时间似乎在缓缓的音符中静止了。你转过头去,看到的不是导师严厉的目光,而是Peter,他单手撑着头,看着你出神,表情认真又柔和。那一瞬间你从他眼睛里看到了爱。这让你心头发暖。这一刻你几乎忘了战争的残酷,仿佛你俩的分工合作,相濡以沫,不过是普通又温馨的日常生活。


但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太久。入冬后物资变得异常珍贵,有时候为了争夺一根柴禾,都有亡命之徒痛下杀手。


在某次Peter趁着夜色出发后,你们的庇护所遭到了袭击。


 


Peter part


你在斑驳的墙上划下一道横线。第一千个。你杀了一千个人。


你对其他人说要下去透透气,你拿了一瓶度数最高的伏特加,再也没回来。


虽然酒精让你的视觉变得模糊,但你的大脑却异常地清醒。你记得那幢红色屋顶的小屋,花园里种满了玫瑰,秋天的时候你击毙了小屋的主人,是个中年男人。这只是个任务。


然后你在瞄准镜里看到一对老夫妇从屋里跑了出来,不顾被击杀的危险,扑在男人的身上。你没有杀他们,你认为这叫善心。


你凭着绝佳的方向感往小屋走。其实那只是众多任务中的其中一个,但此时你只记得这一个地点,执拗地认为那是能够救赎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推开木栅栏,玫瑰花已经枯萎,屋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你走上嘎吱作响的楼梯,每走上一步,你的心就下沉一些。


然后你看到了老夫妇。他们躺在床上,干瘪的,以一种安详的状态,牵着手。饿死了。


你夺门而出,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你不值得被救赎。草菅人命的凶手,凭什么为自己一时的善意而沾沾自喜?不过是把他人逼入更绝望的境地罢了。


你知道的,早就知道的。战争爆发的时候,你就该知道的。


你醉倒在院子的垃圾堆里。你不值得被救赎,你想死,像一堆垃圾一样,在地狱里面腐烂。


但最后那根稻草还是到来了。


你再次醒来的时候,闻到了咖啡的香味。一个大男孩拿着热气腾腾的杯子走了过来,眼里居然没有一丝戒备:“你要喝咖啡吗?”


真是个傻子,你想着。他停在你几步远的地方。然后你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被他用绳子绑在了水管上。你有点欣赏他了。善良,但是聪明。


你后来知道男孩叫Vincent,只比你小三岁。战争爆发前在这座城市读音乐大学,如果不是最后那辆通往机场的大巴被狙击手一枪打爆了发动机,Vincent此时应该已经与家人团聚。你没有告诉他你就是那个狙击手。你说你过去读军校。


Vincent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同伴,而你,需要一个赎罪的机会。你留了下来。


“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总结道,“心理上,以及生理上。”


Vincent的耳朵有些发红,你俩此时正在床上滚成一团。


你也记不太清你们是如何开始的。也许是一个寒冷的早晨,你们不得不裹在一条毯子里;也许是在跳跃的炉火衬映下,他的脸如此年轻而温柔;也许是你俩打闹的时候你忍不住吻了他,而他没有拒绝。


他并不是你的第一个男性的伴侣,应该甚至不能算伴侣,毕竟在如此糟糕的卫生条件下,你俩能互相用手解决一下,就已经算是完美了。但他带给你的,却是如同归家一样,内心的安宁。


所以当你披星戴月地回到庇护所,欣喜地想要炫耀一夜的成果,却发现家里一片狼藉,而Vincent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时,你的世界崩塌了。


你撕下衣服上的布料煮开消毒后帮他包扎。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没有药物,Vincent会死的。


你预测当晚那帮匪徒还会回来拿走昨晚没拿完的物资。你潜伏着,把他们都杀了。你又守了Vincent一夜,你嘴对嘴喂他吃了东西,他没有苏醒。


你必须采取一些措施。你需要足够的药物,足够的食物和水,才能让他从重创中恢复过来。


你有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非常冒险,有可能你会死。但若是不这么做,Vincent会死。


第三天夜里,你喂他吃下最后一个罐头,朝着军营出发了。


你凭借着对地形的了如指掌,顺利潜入了仓库。你在一排排架子之间很快找到了绷带和消炎药,还有食物。


紧接着一把枪顶在了你的后脑。


你决定殊死一搏。


“你肉搏的水平还是这么马马虎虎,Peter。”你被那个人制服在地,他的膝盖顶着你的胃,绞痛无比。


“Zac。”


“我没有想到你会回来。”你的战友,不,前战友,眼睛里带着蔑视,还有一丝怒火,“而且还是以一个小偷的身份。”


如果是Zac,也许还有希望。你盘算着,你和他曾经的关系,应该能让他心软——如果不是比别人更狠心的话。


你想的没错,你和Zac对对方的了解,足以让你们不需要进行言语上的沟通。当你说出你的诉求时,他愣了很久。或许舍身救人,是他认知里的你,绝不可能会做的事情。他没有杀了你,而是很缓慢地摸过你的脸。你明白这是一个默许。然后突然地,他的枪把抡在了你的脸颊上,一瞬间你在嘴里尝到了血的味道。他的动作没有停止,额角上的血也糊进了你的右眼里,火辣辣地疼。你几乎要失去意识。


他一只手按着你,另一只手开始脱你的裤子。


你没有阻止,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Final part


Vincent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白天的时候他会清醒一会儿,夜里又昏睡过去。Vincent在昏昏沉沉中感觉身上的绷带被一次次解开,又缠上。然后他感到有人在吻自己,带着熟悉的冬季的风霜,还有一股陌生的血的咸腥味道。他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


终于在一个早晨Vincent爬了起来。储物柜里是满满的绷带,食物和水,甚至还有一把上了膛的枪。他在卫生间裂开的镜子上,看到自己嘴唇上触目惊心的血迹。


Peter再也没有回来。


Vincent打算靠这些食物渡过这个冬天,他得在这里等Peter回来。他仿佛用了200%的精力,去照料家里那些仅存的物资。很用力地种菜,砍柴,夜里抱着那把枪守护着小屋,到了白天再沉沉睡去。好像筋疲力尽之后就可以不用去猜测Peter遇到了什么。


Vincent打死过几个劫匪。还有一些在靠近小屋的时候,被狙击手打死了。


在一个清晨,当Vincent再次疲惫地睡着后,外面传来了欢呼声:“叛军投降了!战争结束了!”


随后不知道来自何方的军人闯了进来,把Vincent带出了小屋。


Vincent已经很久没有在白天走出过这个地方了,耀眼的阳光让Vincent眩晕。


军人说:“小伙子,你很厉害,竟然一个人干掉了这么多劫匪。”


那一瞬间Vincent的心里一热,差点掉下眼泪来。


“来,快上车吧,我们回家了。”


Vincent呆立原地,远远地望着狙击中心。直到军人有些同情又有些不耐烦地把他拉上了救援车,他仍然死死盯着那个方向。


而在一公里外,Peter从瞄准镜里看到了Vincent的遥望。他是绝不可能看得到Peter的,但Peter觉得Vincent知道自己在这里。


知道自己在看着他,目送着他坐上了车。车子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了视线里。

杜撰

撒野:


虎心


ooc.


勿上升真人


01
“你知不知道我很想和你有长久的未来,很想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你,很想肆无忌惮的爱你,很想每天都跟你在一起,很想你同样也依赖我,很想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很想陪你走完这一生。李元浩,你知不知道?”房间里很黑,只从角落传来断断续续的哑声。
隐约闪过一点红光,肆意倒放的空酒瓶,满地的烟灰烟头,还有看不清表情的王城。刘世宇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他叹了口气轻轻把门带上。房内是颓废的王城,房外是毫不知情的李元浩。刘世宇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又回训练室开始rank。这两个人的事,他不想管,也管不了。


02
一开始他们也没有变成这样的刘世宇记得,一开始他们都只是普通朋友,普通的队友,偶尔一起出去吃个宵夜,偶尔一起开个车上上分。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了呢?
王城和李元浩怎么就成了这样了呢?明明两个人都是有女朋友的,怎么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对啊,王城也想问一句,为什么好好的直男说弯就弯呢?
原本说好要一起努力,打上LPL,一起拿冠军,可什么时候这些初衷就开始变了呢?
什么时候王城的初衷变成了想要和李元浩在一起呢?想要以恋人的身份在一起呢?


03
起初刘世宇看到他们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也笑骂他们不当人,可后来,再看到他们俩黏在一起,刘世宇的眼里就只剩下了冷漠。
“无心,你跟小虎有点过了吧。”
王城抬了抬眼没有回答。
终于还是被他发现了,王城有点想笑。他无声点燃一根烟,微微转动无名指的戒指有些恍惚。
其实一开始他也没有想过会喜欢上李元浩,更没想到后来会发生这么多的事。
也许是从李元浩第一次摸他的脸,第一次调戏他,又或者是从李元浩一口一个“我的城哥”开始,有什么东西就渐渐开始改变了。
“哈哈哈还好小虎有女朋友,不然我真怕。”
女朋友前几天的话王城还回荡在耳边,像是在给他敲警钟。是啊,要不是他们俩有女朋友,他还真怕自己的龌龊心思暴露在众人面前。


04
李元浩一直都是有女朋友的,所有人,包括王城也都一直是知道的。可他不知道为什么李元浩明明有女朋友还可以每天跟王城又搂又抱,甚至偶尔还会偷亲他。
其实刚开始王城也是挺抗拒的,可到后来抗拒也没有用,他也就随着李元浩去了。次数多了,也就不像开始那般惊讶,有时候李元浩一个小小的动作,王城就知道他要干嘛了。
有挺长一段时间他跟李元浩的虎心cp炒得特别火,官博每天发的最多的照片无非就是他又被李元浩gay了。而官博下面的评论也都是说他们俩虐狗。
女朋友也问过他跟李元浩怎么回事,他笑着亲了口女朋友,说“小虎有女朋友,你想什么呢?”女朋友听完也笑骂着他们是狗男男。
对啊,想什么呢。


05
不是没看到李元浩对其他人动手动脚,不是没看到他与女朋友亲密的画面,也不是没看到他身边越来越多的人。
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欺骗自己李元浩再还会一口小奶音叫他“城哥了”,还会经常来撩他了。
后来,王城发挥得越来越差成了替补,李元浩越来越努力的撑起整个队伍。再后来他去了二队,两个人交集越来越少,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哪怕他现在又回来了,王城却再也没办法跟上李元浩的脚步了。
李元浩的眼里再也没有了王城,王城只是一个过气暧昧对象。


06
大抵是李元浩他撩人的方式与众不同而王城却吃这一套吧。
王城抽完最后一口烟,摇摇晃晃的想站起来,不注意踩到了旁边的酒瓶。
倒在地上的王城脑子里就剩下了一个字,疼,撕心裂肺的疼。他终于忍不住小声呜咽,
李元浩,真的太他妈的疼了。
疼的,快要死了。


07
不能和你并肩作战,很疼
不能以恋人的身份站在你身边,很疼
可不能再继续喜欢你,最疼
一厢情愿真的太疼了


fin.


杜撰:没有根据地编造,虚构